­Top Banner Advertisement

原住民族權利從來不是台灣各政黨的利益──高金素梅


在台灣還沒有任何名稱、山羌和水鹿還滿佈遍地的時代,有一群人在此落地生根,沒有人確切知道他們從何而來,只知道他們依賴自然維生、崇敬山水為神;他們遍地開花,建立獨有的語言、打獵、部落文明--他們是第一代的台灣人,土生土長於此的原住民。
  我雖然只是一個普通的大一學生,但我想藉由最近沸沸揚揚的獵人王光祿的訴訟事件去探討,原本應該是這塊寶島主人的原住民們,現在的生活過得如何?權利何在?而他們的文化還保留著嗎?
  其實不只王光祿,歷年因為狩獵被告的原住民們都是因為違反了《野生動物保育法》,此外,政府基於原住民自治的原則,又另立了特別法《原住民基本法》,其中第十九條:

第19條  

原住民得在原住民族地區依法從事下列非營利行為: 
一、獵捕野生動物。 
二、採集野生植物及菌類。 
三、採取礦物、土石。 
四、利用水資源。 
前項各款,以傳統文化、祭儀或自用為限。

因此,獵人狩獵祭祀、食用是合理合法且有政府保障的,問題就在於歷年的被告都是捕獵到了所謂的保育類動物。
  接著我們再思考一個很簡單的問題,保育類動物是怎麼樣成為保育類動物,進而被列入《野生動物保育法》的保護傘下的?數百年前,在漢人破壞台灣這塊土地之前,我相信山羌、水鹿的數量在現今絕不會低於需要讓牠們被定義成保育類動物的標準。我也不曾聽過原住民會獵捕台灣雲豹、台灣黑熊來吃、來祭祀,但台灣雲豹依舊是滅絕了,台灣黑熊也快成為動物園才有的玩物。
  但是我卻聽過林務局藉公務之便上山砍伐珍貴樹種,也聽過財團經過政府的允許開發山林,於是原住民和野生動物們賴以維生的棲息地,就這樣大量消失了,想當然爾,常見的動物也不得已被列入保育類的行列了。  
  政府財團們種的因,卻推給原住民自古就有的狩獵為果;來別人家作客,弄得一塌糊塗,卻逼主人來收拾;拿自以為文明訂的法,去制原本就有自己文明的族群。
 
  接下來我想介紹一位曾任四屆立法委員,今年也將再度參選原住民不分區立委的候選人──高金素梅。曾經和花蓮當地原住民聊過,發現他們十分支持她,且認為她才是真正為了族民權益而非政黨利益奔走的立委。
  事實上,高金素梅的確是以無黨籍身分參選的。
節錄一段她的政治理念:投票給原住民立委候選人的是族人同胞,當選後卻屈從黨意犧牲民族權利,這是什麼道理?
  
  原住民族的權利從來不是台灣各政黨的利益,這也是高金素梅堅持無黨問政的原因。
 
  我相信,若非大選將至,為了消費族群、收割選票,此次王光祿的訴訟事件也不會受到各政黨關注;但同時我也相信,到了我們這一代能夠改變,就從我們拋下既有價值觀,建立多元國際觀、宏大世界觀,導正三觀、關心周遭政治議題開始做起。

  • 回應

0 Comments:

To prevent automated spam submissions leave this field empty.
Scroll to Top
請先註冊公民記者,或以您的公民記者帳號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