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Banner Advertisement

我們在造神還造業?

【記者/黃俊翔】

        從小生於老一輩泛藍的長輩何其多的環境,比我經歷風霜的他們是如何看待近十年的政治現象是我在茶餘飯後會跟他們搏感情的的一點小樂趣。一直抗議的主要需求是政治、自由,誰的政治機會和言論自由又比誰大於誰呢?李到陳再到馬,誰當初不是民調嚇嚇叫,光榮到成為現今的落寞,或是只求一個屬於自己的歷史地位,又有誰做到?台灣言論可說是數一數二的方便、自由,無腦的政論節目放送批判,政府似乎沒有改變什麼,政客毫無議事的本領,人民不就試著趕他們出議事廳,由人民自己來鬧事。

       台灣選舉並不是把眼光放在個人的好惡上,更重要的是政治的制度流弊,導致昏傭荒蕪的領導者一個接著一個又一個,上台的風光更甚下台後的荒唐,究竟是亂源之一還是現況扭曲國人的思想?年輕學子投注於個人的抗爭,再過幾年不知是否還有立法院可以供人睡眠。立法兩權制衡的矛盾滋生多少問題,政界的管理資源組織不中下而崇上的基本規則,扼殺多少創新的機會造成的只是僵化再僵化,還要多久人民才能再次喚醒一些不同的聲音,人民做頭家不只是揶揄的口號,動機與台灣人民的力量激發出來的火花,成就的釋放根本不敢想像。

  • 回應

0 Comments:

To prevent automated spam submissions leave this field empty.
Scroll to Top
請先註冊公民記者,或以您的公民記者帳號登入